uedbet微信公众号

uedbet微信公众号

发稿时间:2018-07-13 19:16:00来源:甘肃省教育网 【 字体:

原标题: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八):将军令

市值风云APP原创作品 欢迎转发,uedbet微信公众号转载需授权

作者 | 常山

编辑 | 小鲨鱼

前情回顾

上文说到老徐通过中间人邓小勇认识了黄钰龙,uedbet微信公众号并在黄钰龙的游艇上开了个满园肉色关不住的春宵大轰趴,uedbet微信公众号自此,uedbet微信公众号两人勾肩搭背结成同盟:只要金莲股份收购黄指定的资产,uedbet微信公众号老徐可获得30%的返点。

拿人手短,睡人腿软,老徐对金钱的欲望和对肉体的欲望都是同等的无底洞,所以下定了决心想趁离场前再赚一笔。

为了保险起见,老徐又下了个错误判断:跑去咨询王婆证券老刘。两人刚谈一半,金莲股份厂区员工闹事,老徐被火速调回调解,哪知屁用没有,还“自告奋勇”地去挨了员工一顿暴捶。

老徐走后,老刘心里就不爽了:老子到嘴的肥肉,难道就被一个不知道什么鸟的一堆白花花的肉体给半道截胡了?

眼看老徐的形势逐渐走向失控,四处冒风走火危机四伏,老刘决定加快二级市场的大清洗。

一、一支穿云箭

老刘做出这个决定,是有利益考量的。

首先,他判断黄钰龙之辈只是单纯地想从上市公司套点钱,无意参与二级市场的分肉;再者,刘总自己也明白如果上市公司想单纯现金收购标的,他参与的意义不大。

收购本身就是双方当事人商定的,他要想从中分一杯羹,无异于从别人口中夺食,反而会激起老徐的反弹,对今后的合作无益。

最后,各方各取所需,不失时机地在二级市场赚一笔,反而更容易,毕竟割的是“公家”的韭菜,与其他利益相关方没有任何冲突。

于是,在没跟李青商量的情况下,老刘决定召集盟军,在二级市场来一场大清洗。

二、“猎人”集结号

1

资本围猎

老刘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嘟嘟嘟,电话通了。

“刘总,好!哈哈哈哈,有好事要关照小弟啊!”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刘总在电话这头也笑着说,“关键时刻需要叶老弟出马。”

老刘口中的这位“叶老弟”,正是在第三集第一部分出现的专门接大宗交易并且附带“养号”的枫达投资的老板叶枫。

叶枫总结跟老刘打交道的经验,只要是对方亲自主动打电话过来,基本都是“送钱”上门。

“叶老弟,这几天有空的话,来一趟金贝市,面谈!”老刘特意加重了“面谈”两字的发音。

王婆证券大本营在江海市,而对方却约在江海市的隔壁金贝市,足见对方异常谨慎,叶枫判断应该是在酝酿大事,于是爽快回复“我周六上午到,见面聊。”

跟叶枫通了电话后,老刘又打了十几通电话,基本都是各地证券营业部的老总,都是约在江海市的临市金贝市见面。

一时间,金贝市上空杀气直冲云霄,风云变色日月无光,各地营业部掌门人即将齐聚此地,共同商讨和完成一场资本围猎。

最后,老刘还给李青打了电话,把老徐那边出现新的情况,以及召集“盟军”到金贝市密谈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李青对这一做法颇为担心,提前结束了信托公司的内部活动,转机去了金贝市。

2

荷花岛密谈

老刘把密会的地点安排在金贝市的荷花岛。

荷花岛是在原有小岛基础上填海扩建而成,经过几年的建设,如今环境非常好,面积虽不大但休闲娱乐设施齐全,与市区唯一的交通是一条双向两车道的狭长柏油路。平日里接待国际友人或重要人物,只要在入口设置“暂停接待”的牌子,荷花岛就成独立小岛。

选择此处,自然是其独特的保密优势。

周六中午时分,各地受邀掌门陆续到达金贝市,老刘的副手王凯负责接待事宜。只有受邀名单上的人员才获准入岛。

周六中午李青到了金贝市,径直去找了老刘。

两人见面后,李青颇为生气,“刘总,叫这么多人来,事情不好控制啊。再说,至少事先应该跟我商量下。”

刘总拍了拍李青肩膀,靠近,在耳边嘀咕了很长一段时间。

李青听完,走向窗边,掀开窗帘一角,长长叹了口气,“刘总,你想过没有,一旦这样做了,我们把事情都摊开了,相当于埋了颗雷。”

见李青依然不放心,老刘靠在椅子,眼睛望向天花板,“现在需要借他们的力,老徐很想接受黄钰龙的条件,在他们当事人双方还没有达成进一步意向前,二级市场要快到斩乱麻,要再加把火才能清场。”

“可是……”,李青吐了两个字,又顿住了。显然李青的内心还是很挣扎,很不放心的。

“我明白你的顾虑,但是现在这一仗一定要打!今天请过来的这些人,我至少还能控制,毕竟我们知道他们的底牌,他们不敢乱来”,老刘不断给李青喂着定心丸。

此时,李青的担心则是一旦金莲股份的事情被更多人知晓后,会引来数不清的恶狼和鳄鱼,被监管机构察觉的风险也快速放大,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毕竟腾挪信托公司的资金来运作金莲股份的,是他李青本人。

刘总似乎也看出了李青的担忧,拍了拍肩膀,说道:“老弟,放心吧,真要有事,我扛着。真放心不下的话,下午别去二楼跟营业部的人见面了,去三楼帮跟叶枫他们聊聊吧。”

李青点了点头,从口袋掏出支烟点了起来,站着窗边望着远处的海面。

由于业务上的关系,李青跟叶枫很早就认识。

3

狩猎计划

荷花岛上一共来了两拨人。一拨是各地营业部的大佬,另外一拨则是叶枫等人。

根据刘总的安排,王凯把营业部大佬都安排在二楼大包间,唱歌、麻将、台球一应俱全,这些人正是在第三集第一部分提到的王凯此前所拜访的同行。不少人曾是刘总的下属或同事,再加上相互间的利益诉求,所以,关系就更显得稳固。

依照惯例,在进门之前,众人的手机等电子设备交由专人保管。

各大佬见面后,相互间都非常熟络,像是战友重逢,房间中两三人围着谈笑、调侃、讲段子,非常热闹。

王凯跟刘总简单汇报两句后,两人一同走进二楼大包间。

众人看到,纷纷站起迎了上来。

刘总简单寒暄,拥着大家入席,整整坐满两大桌。

入席,照例先碰3杯。

“刘总,这次阵仗很大嘛,说吧,让我们怎么干”,坐在对面的某券商营业部掌门黄立手里还端着酒杯,急切地说到。他的问题也是在场其他人所关心的。

“各位,我们这次一来是小聚,二来,想借借东风”,刘总微微一笑,转着酒杯巡视大家。

黄立接着说到,“您直接说怎么干吧”。

众人也纷纷附和。

“好!我先谢谢各位。其实,事情也比较简单:受他人所托,需要一些个人账户接筹码,然后,过大概两到三周,再把筹码倒回来。”

“目前股价什么位置?”有人问。

“这次不是高位接盘。”

众人听完,开始议论起来,整个包间又恢复了一片嘈杂。

“低位接盘?这没难度啊?”有人表示不解。

“各位注意下,找账户接盘,我完全相信在座各位的能力,但是,要确保所接的筹码还能再倒回来,说白了,就是借各位的关系,倒一轮手”,刘总接着说,“我强调下,必须是找能够完全控制的账号来做,其中轻重,我相信各位心里都明白。”

在座不少人对这次“低位接盘”表示颇为不理解,但不管怎么说,总比高位接盘要更容易操作些。

“另外,各位还要帮我散消息出去,金莲股份近期要爆雷。”

此言一出,让众人就更为不解了,这跟平时的玩法不一样,平时都是散利好消息,吸引别人高位接盘,这次竟然是散利空消息,而且还是在低位。

“下周一收市前把接盘额度告知王凯总,好安排接下来的事情。返点也是找王凯总具体确认”,老刘向各位示意了一下身边的王凯。

“刘总,后续的操作呢?”黄立又站了起来。

刘总明白黄立的这次问的“后续操作”的意思,就是他们这些营业部老总们什么时候才能跟着吃肉。

“现在情况是刚准备炖一锅肉,可是却突然来了一群饿狼,得先把这群狼挖坑埋了才能接着吃肉。所以,需要大家散发利空消息,一起打狼。你都知道标的了,还怕没有肉吃?”说完,老刘呷了一口杯中酒。

至此,众人似乎明白了其中原因。借助各地营业部散发利空消息,同时借账户在短期完成“分包”,呈现出筹码大幅分散的“假象”,迫使跟风盘彻底绝望,割肉出局。

当然,这个做法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把消息告诉这么多人,难免有走漏的风险。

其次,把筹码散出去后,短期内又要快速收集回来,这在操作上也是有风险的,即便是绕过监管,万一到时候有些账户不卖出,又该如何处理?

最后,在后期拉升过程中,如果会有人提前甩货跑路,必然会增加抛压。

这其实也就是李青对老刘这一做法表示担忧的主要原因。

当然,从老刘的角度,其也是有过通盘考量的:

1、他对这些人至少是知根知底,手上多少有些他们的底牌,量他们也不敢太过放肆,如果把楼宏德一群人比喻成饿狼,那么今天聚餐的这些人就是拴着绳套的猎犬,刘总自信能够掌控得了;

2、能做上营业部老总位置的人自然知道轻重,这些人更愿意顺手打秋风赚一笔走人,因此,一般不会拿各自大好前途去冒险;

3、通过他们的关系能够快速达到目的,且不会轻易被交易所察觉;

4、损失的只是些许利润,与计划在二级市场赚的钱相比,只算零头,再说,这些人赚的也是二级市场投资者的钱。

三、公募基金的“韭菜全席”

叶枫等人被安排在三楼的小包间里,喝茶、聊天,一边古筝弹着。

在二楼交代完事情后,老刘上了三楼。

一进门,四人已经坐定,有说有笑,依次是李青、叶枫、陈昌斌、李嘉乐。

叶枫此前已经做了介绍。陈昌斌系天阳公募基金的资深基金经理,手上管理5只基金,总规模达百亿,算是公募界的老油条,长期配合坐庄机构接盘。

李嘉乐是陈昌斌的徒弟,在与坐庄机构配合上,李嘉乐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风格。陈昌斌对此很赞赏,称之为“狠劲”。

见刘总走进门,陈昌斌扯着大嗓门吼道:“老刘,你还差我的一盘菜啊,哈哈......”

刘总看了看桌台会意大笑,“哈哈,陈总,稍等!”

招呼服务员,上盘烤韭菜。

“一定要用炭火烤!不要用铁板烧!”陈昌斌又扯着嗓子朝门口服务员大喊。

中国人仪式感比较重,行动前或平时聚餐点韭菜逐渐成为投资机构独有的仪式。而韭菜,因为寓意和营养丰富,而且能壮阳,所以也成为基金经理、投资总监必点菜谱。

陈昌斌大笑,豪气干云:“不仅要割韭菜,还要吃韭菜”。

李青看了看陈昌斌,“陈总,您的必点菜,怎么会忘记?我让服务员稍晚点上,我们可以先聊聊天。”

“哈哈,你小子!说吧,这次需要我怎么配合?”陈昌斌剥了颗花生丢进嘴里。

“喜欢跟陈总打交道,爽快!”老刘打了一个脆生生的响指,“这次,是这样,帮我们接3-4个亿的筹码,都是大宗交易接。”

“这么少?”坐在一旁的李嘉乐脱口而出。

陈昌斌看了看李嘉乐,又看了看刘总,“刘总,你这里面有玄机啊,还大宗交易接,这不是让我们暴露吗?”

“明人不说暗话,现在做的这票,水有点混,我们想借几位的力清理下池子。具体是这样的,通过大宗交易接部分筹码,时间2-3周,然后再通过二级市场把筹码倒回给我们。之所以用大宗交易,就是要让一些人看到。”

刘总说着,扭头看叶枫,“叶总那边是应急,如果在二级市场对倒筹码来不及,到时候就把筹码直接倒给叶总,由叶总暂时替我们持有一段时间,资金到时候由李青跟叶总对接。”

陈昌斌听完,马上明白其中原因,似笑非笑地说:“刘总,你这招高啊!”

说话间,服务员敲门进来,烤韭菜、韭菜肉末、韭菜炒虾仁……等等韭菜宴全摆在了陈昌斌面前。

“哈哈,来来来,韭菜是个好东西啊!”陈昌斌说着,拿起一串烤韭菜蘸了点酱料吃了起来。

“刘总,你这次又借名,又借利,我得多收你钱啊!哈哈......”,陈昌斌环顾众人、似笑非笑。

“你陈总都开口了,我还能说什么。”

这“借名借利”的说法,是指陈昌斌等人在二级市场给人接盘散货已是出了名的,当他们管理的基金莫名出现了某些股票上时,往往就意味着庄家已经跑路了,资深的二级市场玩家们看到此种情况往往会选择主动出局观望。(风云君在之前的文章里写过带有明显此类特征的公募基金,但是,你们就不要乱猜了,请继续吃瓜看戏)。

如果接盘再明显些,就是同一基金经理管理的多只基金扎堆出现在同一只股票上。

陈昌斌等人在操作时并不是重仓去接盘,而是小仓位接,多只基金共同接,如此对基金的整体净值短期影响不大,也不容易被发现。

作为资深玩家,陈昌斌对如何规避监管早已轻车熟路。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有道是“饱暖思淫欲”,每天都会在自己别墅里养三个丝袜OL的叶枫贼笑着说,“老刘,酒足饭饱了,接下来什么节目啊?”

“放心,今晚一定让各位尽兴。”

随后,几人登上了一艘游艇向更远处的海岛驶去。

四、无间道

1

“圆规杨二嫂”

周日下午,老刘赶回了江海市,跟老徐见面,安排接下来的事情。

这些天来把老徐折腾得够呛,为了把裁人风波平息,找了不少人。老徐主要是怕被劳动监察部门处罚,倒不是怕闹事员工。

最后,在江海市前政务服务中心副主任邓小勇的穿针引线下,认识了劳动局某主要领导,主动向领导交了“罚款”,暂时就把这事给盖了过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欧阳华等几个高管又找了过来,股价已经跌破他们的买入价了,询问老徐是怎么回事。而此时的老徐也是哑巴吃黄连,满肚子苦水无处倒,爆了几句粗口后,把这一个个癞痢头都轰走了。

有道是“东边不亮西边亮”,既然是买公司股票亏的钱,就得从上市公司身上找回来。欧阳华这几个也是看着公司大厦将倾,自然要像鲁迅笔下的“圆规杨二嫂”一样,能抄一点是一点了。

2

上帝视角

话说,老徐与王婆证券刘总在茶室见面,一开口就倒起了苦水。

“刘总啊,看别人卖壳就那么容易,我怎么就碰到这么多少事呢?”老徐一脸苦笑。

“老徐啊,先别抱怨,我这边安排好了,现在可以跟黄钰龙谈下一步合作了”,老刘做好了所有的筹备,现在心情非常放松——看着老徐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灰溜溜的劲儿,突然有了一种猫捉老鼠的上帝视角。

听到与黄钰龙的谈判可以往下走,老徐来了精神。有钱赚的事情,谁会没兴趣?

“近期会有些利空消息,只要不引来交易所发函问询,都无须理会。”

“能说明白点吗?”老徐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老徐,有一点,你要相信,至少咱俩是绑在一起的,我不会坑你。再说害你,我也没好处。”

老徐听明白了,这意思就是让他别往下打听了。

“嗯!”老徐点了点头,接着说:“刘总啊,股价可不能再跌了啊,最近几个......”老徐刚要把下面的话出来,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又立马停了。

他当然不能跟刘总说,几个高管又在跟他唠叨股价下跌的事情,毕竟此前他已经做了承诺不再设“小账户”了,尤其是不能让其他高管知道股价被操作的事情。

“什么?”刘总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异常。

一时间,有点尴尬,空气瞬间凝固。

停了一会后,老徐又磕磕巴巴开了口,“就是,就是有几个员工,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买了我们公司的股票,看到最近跌得有点多,跑过来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说完,用手擦了擦额上的汗,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

“是这样啊!老徐,你或多或少也知道楼宏德想摆我们一道的事吧?现在就是要想办法逼那小子走,股价的事,只要不是用杠杆,问题都不大。你们扛住了就可以了,不会出大事”,刘总安慰老徐说到。

“我已经狠狠骂了他们一顿了。”老徐见老刘没有生气,又打起精神,很殷勤地示好。

“老徐,月底我跟你一起去会会黄钰龙。刚才跟你说的事情,一定要记好了。”

“好!”

五、狼烟起,江山北望

1

奇怪的对倒

自从第四个跌停板打开并冲高翻红,尾盘又杀跌翻绿后,金莲股份的股价就再没有太多波澜,交投降到了冰点,连续一段时间成交量都非常低迷,振幅也非常小。

这要放在以前,对楼宏德而言倒也无所谓,但是,如今资金非常紧张,此前他运作的另外一只股票春光股份已经有700万股被强制处理了。

残酷的现实让楼宏德失去了耐心,告诉罗泽素一旦有冲高机会就减仓。

另外一边。从金贝市密谋后,李青告诉龙六只要盘面出现大的挂单,就马上下单卖出,同时,从周一开始通过大宗交易逐步卖筹码。

虽然不清楚其中缘由,但龙六还是照此执行。

盘面上,果然不时出现一些大的挂单,多的上千手,少的也有四五百手。龙六一直盯着,买单一出现,立马让交易员抛出筹码。

这买与卖之间的默契,几乎都是瞬间完成。

第一天,李青也在交易室现场,每完成一笔交易,他都让交易员紧跟着先后打出“3手”、“6手”的买单,表示跟对方确认“前一笔是我方卖出,已成交”,而对方会连续打出2笔“2手”的买单表示“收到”。

龙六自然知道这是双方间在相互确认信号。

临近收盘后,李青把一组代码给了龙六,让他们登录大宗交易系统把4000万元的筹码倒给对方。

如此,连续几天龙六等人如法炮制。

2

腾腾杀气

楼宏德这边,罗泽素似乎也看出了盘面的异常,迅速向楼宏德做了汇报。

“楼总,金莲股份最近盘口很奇怪,连续几天都是频繁出现大笔成交。”

要发现大笔成交并不难,只要稍微调整下交易软件上的参数,即可把某一数值的成交单字体颜色换成醒目颜色即可。

楼宏德查看最近几天的成交情况,颇为奇怪,虽不知道其中缘由,但他感觉到危险在靠近,远远地嗅到猎人身上的腾腾杀气。

周五午盘,一则“金莲股份存在重大资产减值情况”的文章迅速在各大股吧、财经论坛发酵起来,但并未见金莲股份官方出面澄清。

随后,罗泽素发现金莲股份最近4天都有大宗交易发生,每天3-4千万,卖出营业部虽然不同,但接盘营业部却是同一批。

罗泽素第一反应,有人要跑,于是将这一情况告诉楼宏德,盘面的奇怪对倒、大宗交易的大笔卖出以及金莲股份突然的利空消息(未确认),让楼宏德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的反应跟罗泽素一样,感觉很可能是主力要跑。

周末两天,楼宏德、罗泽素四处打听谁在接金莲股份的筹码,最后获知大宗交易接盘的都是天阳公募陈昌斌等人管理的基金。

上文说到陈昌斌替人接盘,在业内已是公开的秘密,汇集各方的信息,更加坐实了楼宏德、罗泽素当初的判断——主力要跑。

3

肉搏

好不容易熬到了周一开盘。

楼宏德让罗泽素开盘就甩筹码,但是要模仿上周的抛售方式,有大买单出现时才卖。成交后,也照样打出“3手”、“6手”的“暗号”买单。

龙六等人很快就发现有人在抢卖,于是给李青打了电话。

接完龙六电话,李青知道饿狼咬钩了,给龙六的回复是,继续卖,但是,卖的频率要降低,要留机会给对方卖出,但不能过于明显。

随后,李青给老刘也打了电话,把盘面的信息转述给他。

人性的所有弱点都会在交易中暴露无遗。当股价连续下跌后,卖盘会越来越少,但,某日股票突然拉升反弹会立马涌出大量卖盘,叠加基本面的利空,卖盘会更加踊跃。

此时的楼宏德、罗泽素等人显然把这弱点体现得淋漓尽致。

周三早盘,金莲股份小幅高开后,就快速冲高。楼宏德、罗泽素等人也注意到了,凭经验,他们判断这很可能是主力拉高出货的手法。

股价一路冲高到5%附近,窄幅震荡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随后又快速上冲了。

有过坐庄操盘经历的罗泽素注意到,金莲股份虽然继续上冲,但成交量明显没跟上——不过这次倒也干脆,还没等他劝说楼宏德,楼宏德就主动要求,卖!赶紧卖!

前几天频繁出现的大买单,此时消失得无影无踪,罗泽素等人无奈只能把卖单拆成小单,分批卖出。

金莲股份最高冲到7%附近后,在分时走势上出现了明显的多个“头部”,股价随后一路震荡走低。

早盘股价拉升显然是龙六等人所为,股价冲高后,龙六要求交易员用小单逐步维持股价,不能主动大单买入,引导股价震荡走低。

此时盘面出现个“神奇”情况,即买一位置挂单基本在10手以内,稍大的买单基本是买四或买五位置,或买七、买八位置。

深谙交易之道的操盘手自然都明白,这为的是让股票代码和股票名称下方第一行“委比”数值好看,显然是挂给散户看的,目的当然是让散户继续持股,让主力先跑。

罗泽素自然发现了这一情况,更加坚定了止损离场的决心。

果然,金莲股份股价一路震荡走低,全天收盘涨幅仅是2.75%,收了根放量带长长上影线的K线。

股市有句古谚,“你想看到的正是庄家想让你看到的。”证券博弈市场,虚虚实实,眼见未必为实、耳听未必为虚,庄家所做的,很多时候就为击溃某一类博弈对手的心理防线、迫使其割肉出局,庄家借以拿到更多带血筹码。

晚间,罗泽素无意间在互动易上查看到一条询问金莲股份最新股东人数的信息,而董秘的回复是“截止4月15日(本周二)股东人数12454户。”

罗泽素比较了金莲股份刚公布的1季报数据,截止3月31日股东人数9973人,也就是说股东人数在短短的半个月增加了约2500人,增幅接近25%,说明主力在派发筹码。

这一股东人数的数据再次验证了原先“主力要跑”的判断。

而关于这股东人数,罗泽素却忽略了这是金莲股份破天荒地在公开场合公布半季度股东人数。

于是,立马给楼宏德打电话,告知这一情况,两人商定,尽快把剩下股票卖掉。

而似乎就像主力知道楼宏德等人的想法似的,本想着金莲股份再次高开时就大单抛售股票,可是万万没想到次日开盘,金莲股份低开近2%,随后反复震荡,早盘有过一次快速冲高至1.5%附近,随后又快速翻绿,午盘也出现了一次冲高,但高点只到1.2%附近。

第五集曾提到,心理学有个非常经典的理论叫巴纳姆效应,即如果想要相信一件事,我们总可以搜集到各种各样支持自己的证据,可以找到一个逻辑让它符合自己的设想。这也是投资者频繁陷入自己思维定式中的重要原因。

未经证实的基本面消息以及盘面走势、股东人数变化等等情况,无疑不是在强化楼宏德、罗泽素等人“主力要跑”的判断,基于这一判断下,甩卖股票自然显得非常急切,就如同他们当初买入时。

而此时,楼宏德等人卖出的股票数量还不到总仓位的1/4,照此计算至少还得半个月才能了结,除非有大量买单出现,否则很难在短期内把筹码出清而不引起股价大幅下跌。

六、丢盔弃甲

凄凄惨惨,凄凄惶惶,罗泽素和楼宏德又熬过了一个周末。

周一开盘,罗泽素继续卖出股票,连续几天都是窄幅震荡,买盘依旧不温不火,此种环境下对急切卖出的人来说就是煎熬。盘面偶尔出现大的买单都会让罗泽素等人激动不已。

另外一边,大宗交易并没有停。

罗泽素每天也在计算,已经卖出了差不多3亿元的筹码了,他估计主力通过大宗交易至少卖出了1/3的筹码,再加上二级市场上卖掉的,估计一半多的筹码已经走掉了。

他非常清楚,主力筹码走得越多,股价就越有可能崩盘,他们就越危险。

每天收盘后,李青、龙六等人也会盘算手上的筹码和抛给“盟军”的筹码,此时,筹码已经有将近30%的流通盘完成了对倒,结合最近几天的盘面情况,龙六料定对方阵脚已全乱,甩货出局的心态非常迫切。

为了使对方加快抛出筹码,李青、龙六商定再来一轮拉升。

周五早上开盘后,金莲股份快速拉升,盘口大买单只是出现在买三、买四位置,而且是股价上涨时出现,股价回调时又闪电般地消失;分时走势呈现明显的锯齿状,走势显得非常僵硬,典型的对倒拉升。

这种分时走势一般出现在主力出货或诱多阶段。

罗泽素自然看出了分时走势的异常,告诉交易员逐步减仓的同时,给楼宏德打了电话,将金莲股份的股价走势特征告诉了他。

楼宏德正在开车去办公室的路上,意识到这很可能是最后出货机会,“全部清仓,一股不留!马个靶子!操他大爷!”语气中带着无限的懊悔和不服。

挂了电话,狠狠砸了几下方向盘。

回到金莲股份的股价走势上。

一时间大量卖单涌出,股价在1.5%附近快速下跌、翻绿,跌到-2%附近卖单减少。龙六让交易员快速对倒了几笔大单,股价反弹至-0.1%附近。

由于买一、买二位置挂单不过20手,所以,每一次大的抛单出现都会导致股价快速下跌,而每次快速下跌后,又是通过对倒把股价拉起,分时走势就显得非常僵硬、机械。

看到股价出现小幅反弹后,罗泽素等人又加快了卖出。

如此拉锯,一边在对倒、一边在甩货。

为了让对方把筹码全部清除,下午2点半后,龙六让交易员增加买三、买四的挂单金额,随后伴随一轮对倒拉升,股价快速上冲。

另外一边,罗泽素等人见最后跑路机会来了,让交易员甩开膀子卖、不计成本、不看盘面地卖!

收盘前5分钟,再次被数千手大卖单往下砸。

3点收盘,罗泽素等人已将所持有的金莲股份全部清仓!比预期要提前1周!!

虽是大幅亏损,但是,罗泽素却感觉长久以来压抑其中的抑郁之气顿然消失了,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另外一边,龙六让交易员汇总当天交易情况,鸣金收兵——从尾盘最后半小时的成交情况看,龙六判断跟风资金已基本出局。

当日,金莲股份成交量创2年来新高,全天成交7亿多,对于一个流通市值只有30亿元,实际流通市值不到10亿元的股票来说是绝对的天量成交。

吃了这么大“明亏”的楼宏德岂能就此罢手?

楼宏德此刻心在滴血,但是只要能抽身出来,就不会善罢甘休。

下集预告:匿名举报信揭开操纵股价大幕

END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

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